DAKA

cp杂食,不定期脑洞掉落
大佬们轻点拍_(:3」|_

10cm蓝湛饲养守则

10cm 题材,不知道有没有撞太太们的梗。

我只是个小透明,虾几把写写。

*正片开始*

尊敬的用户您好,此商品为MXTX公司出品10cm系列,使用前请详阅公开说明书。

名称:蓝湛/蓝忘机。

尺寸:开封时约7cm高,经过细心培养後可达约10cm高。

构成原料:蛋白质、角质、钙质、水、纤维质、矿物质、木块、金属。

本包装内容物:蓝湛/蓝忘机x1、避尘x1、忘机琴x1、兔子x2、蓝白长衫x2、抹额x1、白靴x2。

*附注:本包装为初始皮肤(年少),其馀皮肤(含光君)需另外加购。

*附注:激活前请确认包装内容物皆无缺损,如有缺损,请勿激活并回报本公司客服,本公司将尽快替您补足缺损物品或退换货。

激活方式:

方法一:打开包装,发出巨大声响。

方法二:购买本公司产品:魏婴/魏无羡。

本系列产品具有好感度数值,好感度可使用物品:兔子 及本公司产品:魏婴/魏无羡 提升,请注意若无购买产品:魏婴/魏无羡 ,切记勿喂食本产品酒精。

本产品对产品:魏婴/魏无羡 契合度极佳。

本产品对产品:蓝涣/蓝曦臣 及产品:蓝启仁 契合度中等。

本产品对产品:温宁/温琼林 及产品:江澄/江晚吟 契合度极差。

以上为本产品使用说明,感谢您的购买。

如有其馀问题,请至本公司官方网站洽询线上客服或至本公司直营店面洽询店员,谢谢您。

***

小姐姐小哥哥们救救我啊我该怎么在堆积如山的狗粮中不被活埋我真的不应该买了羡羡又买了汪叽啊可是他们好可爱我要去世了嘤

***

掐指一算楼上失去了标点的使用能力。

顺便吹一句我已坚如磐石的迎接狗粮攻击。

***

每天准时被汪叽从床上撸起来上班的真的只有我么嘤嘤嘤

老板都感慨的表扬我最近不迟到了呢:)

***

看着隔壁道友买双杰后的家庭惨剧默默抱紧家里乖乖的双璧。

***

想写个老套的小人短篇,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没人看我就...我就写给自己看...(小声bb)

10cm魏婴饲养守则

10cm 题材,不知道有没有撞太太们的梗。

我只是个小透明,虾几把写写。

*正片开始*

尊敬的用户您好,此商品为MXTX公司出品10cm系列,使用前请详阅公开说明书。

名称:魏婴/魏无羡。

尺寸:开封时约7cm高,经过细心培养後可达约10cm高。

构成原料:蛋白质、角质、钙质、水、纤维质、矿物质、陶土、金属。

本包装内容物:魏婴/魏无羡x1、随便x1、天子笑x2、黑红长衫x2、红色发带x1、黑靴x2。

*附注:本包装为初始皮肤(年少),其馀皮肤(夷陵老祖、莫玄羽)需另外加购。

*附注:激活前请确认包装内容物皆无缺损,如有缺损,请勿激活并回报本公司客服,本公司将尽快替您补足缺损物品或退换货。

激活方式:

方法一:打开包装,发出巨大声响。*注意:此方法於巳时以後使用,成功率较高。

方法二:打开包装,发出犬类叫声。*注意:此方法於任何时刻皆有效用,但本产品对您的好感度将会下降为负值并且不再回升。

方法三:购买本公司产品:蓝湛/蓝忘机。

本系列产品具有好感度数值,好感度可使用物品:天子笑 及本公司产品:蓝湛/蓝忘机 提升,以川味菜色喂食也可少量提升,请注意切勿将本产品与犬类放置於同一空间。

本产品对产品:蓝湛/蓝忘机 及产品:江厌离 契合度极佳。

本产品对产品:江澄/江晚吟 契合度中等。

本产品对产品:金子轩 及各式犬类契合度极差。

以上为本产品使用说明,感谢您的购买。

如有其馀问题,请至本公司官方网站洽询线上客服或至本公司直营店面洽询店员,谢谢您。

***

各位道友,我吃了你们的安利买了个羡羡,看起来特别可爱,但你们没告诉我他这麽会撩的啊!人家都想嫁给他了嘤嘤嘤

~~~

醒醒,他只有十公分。

——呸,就算他只有五公分我也愿意嫁。

~~~

各位道友,自从买了汪叽之後,羡羡都不撩我了……(暴风哭泣)谁可以告诉我怎麽办?!在线等,很急。

~~~

买了羡羡的老祖皮,发现老祖皮真的好帅气啊!道具送的忒多,超值,安利给大家,陈情看起来忒有质感[图片:陈情]

~~~

那个买了羡羡和汪叽的道友,我买的羡羡和澄澄,现在他们快把我家掀飞了,可悲的我连自己养的狗都撸不到T_T

爆肝秘书引玉的撸狗生涯:小番外

ooc!私设!
ooc!私设!
ooc!私设!
(三段式抖动炫光示警。)
甜的,应该。
权引,短小,现代,普遍级。
吃糖。
卷卷怕是被我崩了(捂眼)
***
我,权一真,引玉师兄的师弟。
在报仇的路上变成一只汪,还不是自愿的。
而且没有师兄(的尸体)陪。
人生在世,身不由己。
师兄不在以後的第n次眨眼,想他。
QAQ
师兄这里好可怕大家都好大QAQ
啊......
师兄......
也变得好大......
「汪呜!」师兄师兄我是一真!
哧啦—
「嗷嗷嗷—」师兄你怎麽推我了师兄你之前都不会推我的!
师兄没表情,好像有点生气。
「嗷呜…」
「...闭嘴。」
师兄好凶QAQ
难过,但还是要好好听话。
师兄出门後的第n次眨眼,想他。
师兄这个人想攻击我!师兄我可不可以先打她!师兄她伸手了!师兄我可以打她了吗!师兄她拿起法器了!师兄我想打她!师兄她开始跟法器讲话了!
师兄你怎麽在她的法器里面?
师兄你被关起来了吗?
师兄你还好吗?
师兄你快说说话QAQQQQQQQ
师兄我会很乖的。
师兄我想吃那个芝麻味的。
师兄我会好好学说话的。
师兄你什麽时候回来......
师兄跑掉後的第n次眨眼,想他。
***
许愿师兄复活,虽然怕是凉透了。(ಥ_ಥ)

爆肝秘书引玉的撸狗生涯(完)

ooc!私设!
ooc!私设!
ooc!私设!
(三段式抖动炫光示警。)
甜的,真的。
权引,短小,现代,普遍级。
吃糖。
***
看着前臺啪哒啪哒掉金豆豆却愣是没哭出声的卷发少年,引玉先生顶着前臺妹子们谴责的目光,硬着头皮揉了把卷毛。
「...哭什麽呢...」引玉先生头疼。
「呜...」少年用力扑在引玉先生怀里,手臂差点没把人勒死。
「好了好了,乖了乖了,」引玉先生努力呼吸着劫後馀生的空气「对了,你出来的时候有锁门吗?」
少年抬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歪歪头。
一真:锁门?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啊,久违的窒息感。
引玉:我真傻,我居然指望一只狗做锁门这种骚操作。
「......」引玉先生拨号,对方接起「抱歉老板,我回家锁一下门......」
『哦去啊,回来的时候带一下转角的小鱼干海苔酥,哥哥想吃。』
「......谢谢老板。」
引.老母亲.玉秘书先生带着犬少年回家锁好门,带回一盒小鱼干海苔酥及啃芝麻肉乾的犬少年。
『哎妳们看一真弟弟好可爱呀!』
『小虎牙赛高~』
『卷卷的好软的样子呢~』
前臺妹子们窃窃私语,交换情报。
『哎这小子看起来可坏了哪里有可爱??』
前臺妹子们:ಠ_ಠ
鉴玉:我说实话!妳们没看到吗!他刚刚那什麽眼神!引玉师兄哪个师弟我没见过他才不是什麽师弟!而且看他眼神狼心狗肺心怀不轨......
前臺妹子们:管理,封了叉出去。
「一真,在这里坐好,不要乱吃别人给的东西,不要乱说话,不要变成狗,有事请刚才那个小姐姐找我,我下班就来接你,好不好?」
「师兄,」少年叼着肉乾唤,黏黏的手指揪住引玉先生的衣襬「师兄。」
「好好说话,」引玉先生是真被磨的没脾气了「就不会别的字了?」
「引玉。」
「......」
「引玉,」少年圆圆的眼睛黑的澄澈透亮「师兄。」
「我下班来接你!」
引.沉稳.玉秘书先生在线逃走中。
—引玉,哥哥的点心呢?—
—喵呜~—
—抱歉老板我马上去拿!—
***
啊,卷卷好可爱。
应该没有变成引权,应该吧。( Φ ω Φ )

爆肝秘书引玉的撸狗生涯

ooc!私设!

ooc!私设!

ooc!私设!

(三段式抖动炫光示警。)

甜的,真的。

权引,短小,现代,普遍级。

爆肝秘书引玉的撸狗生涯。

吃糖。

***

引玉在路上捡了只汪,而且还不是自愿的。

是情势所逼。

事情是这样的。

那是一个下小雨的夜晚,西装革履的引玉先生出了地铁站,路过一个漆黑的小巷......

一团毛呼呼脏兮兮乱七八糟的东西从下而上啪叽一声贴在引玉先生的西装裤上。

妈个鸡这是什麽鬼???

「汪呜!」毛团大声哭唧唧,悄咪咪伸爪子勾住布料。

「......」不熟!不约!

按下心中喷涌的弹幕,引玉先生伸手推那颗乱的根本看不出哪里是头的毛团。

哧啦—

滑到小腿处的毛团哀哀地嗷嗷嗷,凄惨又可怜。

旁边路人已经开始指指点点。

『爸爸那个叔叔为什麽不要狗狗了?』

『宝贝乖,不要学。』

引玉:我不是...我没有...

「嗷呜...」

「......闭嘴。」

世风日下真的是世风日下!

连流浪狗都已经学会碰瓷了吗???

但这还不是最糟的。

引玉先生痛苦的看着碰瓷狗咔滋咔滋啃香肠,四周一片狼藉。

我的西装,我的家,我的浴室,我的便当。

QAQ

「汪!」卷毛白团子啃完香肠,原地起跳。

砰—

一击命中,K.O!

卷毛团子粉色的香肠味小舌头吧哒吧哒地在引玉先生帅气的脸蛋上舔舔舔,引玉先生无语问苍天。

伸手撸下脸上团子,用最快的速度解决剩下的便当,再次撸下团子丢客厅,洗澡,再再次撸下团子丢客厅,关门,睡觉。

门外,团子凄惨的哀号声活像正被炖狗肉锅。

半晌,引玉先生唰的掀开被子,开门,团子起跳,关门,上床,撸下团子。

「我明天还要上班,安静点睡觉,算我求你的。」引玉先生就差没向团子下跪。

但这还不是最糟的。

翌日,引玉先生痛苦的看着身上光溜溜的卷发少年,毛毛的触感刷过小腿......

引玉:我是谁?我在哪?早餐吃什麽?

怀疑人生.jpg

引玉先生闭眼,引玉先生睁眼,世界没有改变。

卷发少年乌溜溜地眼睛圆圆的,可爱的没边,视线直直的戳在引玉先生脸上,耿直的没边。

「哈~」少年打了个哈欠。

哦小虎牙超萌!

等引玉先生回神,双手已经将少年劈头盖脸揉了一圈。

少年舒服的咪着眼睛,头发里不明显的小耳朵抖了抖。

於是引.不迟到.玉秘书先生在工作生涯中头一次迟到了。

但这还不是最遭的。

「您好,请问是引玉秘书吗?」小姑娘柔柔的声音从话筒里飘出。

「嗯我是。」

「引玉秘书,我这边是前臺,嗯...你师、师弟是不是头发卷卷的?名字叫一真?」

师弟???卷头发???一真???

「嗯...他好像有事找你,都快哭了你要不要下来哄哄他?」小姑娘柔柔的声音仍然软软的「你是哥哥的吧要让让弟弟呀,啊!别哭别哭引玉秘书马上下来了。」

引玉先生挂断电话,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个银河系。

***

还有下篇,应该。